12版:副刊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  
 

01版
要闻

02版
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

03版
要闻
 
标题导航
惠州西湖情
爱的小夜曲(外二首)
初冬的性格
乡下的狗
西瓜丁
火山泉的绿韵
一棵草(外一首)
 

返回海口

2021年11月25日 星期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       
惠州西湖情

    □ 叶 梅

    天底下,除了玉树临风、豪放多情的苏东坡,想不出还能有何人,将一座湖搬到了千里之外。只有这位从大江边吟诵遍千古风流人物,美了杭州西湖,又将一腔男儿志抛洒南越之地,如椽神笔再造了一个西湖。

    想那杭州西湖,断桥烟雨造化了白娘子与许仙的一段情缘,水漫金山,情大于法,还是法大于情?雷峰塔下,可还有这妖精的妩媚?但红尘万千心情,却不抵苏东坡的一首小诗: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,欲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。”

    后人却说,苏东坡这诗是为他心爱的一个女子写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诗,哪有西湖?如果没有西湖美景,又哪有文人墨客的诗情画意?古今诗意融入了湖水,显然是诗情成就了西湖闻名天下,而苏东坡以他的诗与情又再造了一个西湖。那湖却是在广东惠州。

    近几年因为一部长篇纪实的写作,恰好多次去到广东,每当从北京的飞机抵达广州,会觉得突然一下子就被厚厚的绿色给包围,树的颜色,山的颜色,还有水的颜色,都是绿的,或浅或深,真是养眼呵。这次去往惠州的路上,更是满目诱人的绿色,就像一幅幅水墨画,浓得抹不开的石青、锭蓝、碧绿,淡黄,交织在一起,让人心怀好奇地想,这如帷幕似的绿色之后,又会有如何的风光呢?

    那一湖碧水,便是绿色之中的一番惊喜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进得惠州城,车径直开到一片湖边,只见水天一色,波光闪动,湖对岸山峰屹立,一座宝塔在余晖映照之下,玲珑奇秀。刚想问这湖的名字,却见前面的楼舍赫然“西湖宾馆”,诧异之间问当地的朋友,这湖果然就叫西湖,竟是与杭州的西湖同名。

    当晚,便不由信步沿湖边走去,荷花已经开过了,夜色昏暗,看不清湖畔那些荷的模样,更看不清半藏在荷叶下的花朵。但闻得荷的清香,一阵阵随风而来,时而浓烈,时而若有若无,有这一缕清香相伴,似乎有了可以依赖的理由,不禁趁着夜色一路走去。

    往前二三里,不觉出现一座小山,抬头望去,山上一座宝塔巍然而立,不知是否先前所见到的那座,稍近些,隐约见一座小亭半掩在松林之中。正在徘徊时,一对散步的夫妇从身旁经过,看样子正要往山上走去,便上前打听。那两位热情有加,道这塔名为大圣塔,山上还有一座栖禅寺,那亭叫“六如亭”,是苏东坡为他的爱妾所建。

    没想到东坡在此留有墨迹,一边说话,一边上得山去。月色清淡,但好在路灯的光亮足以看清,穿过幽香扑鼻的松林,来到六如亭前,只见亭柱上镌有一副楹联:不合时宜,惟有朝云能识我;独弹古调,每逢暮雨倍思卿。落款苏东坡。一条小径在月光下通往一座汉白玉的雕塑,一个古装的女子秀发长眉,神情凝重,端然朝着前方,似欲言又止,腰下的裙袂飘然随风,宛若仙子。

    月光通古晓今,见证着女子的一生。她便是苏东坡称之为“识我”的朝云,曾经伴随了苏东坡二十多年的钱塘女子。

    到此时,才知道欲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,果真是为这清丽的女子所作。想当初小荷才露尖尖角,小女子王朝云家境清寒,自幼沦落在歌舞班中,但天生如荷丽质,聪颖灵慧,能歌善舞,虽身落烟尘之中,却出污泥而不染,气质清新洁雅。宋神宗熙宁四年,满腹才情的苏东坡被贬为杭州通判,世事变迁前景黯淡,已是看透人间冷暖,不料却碰到一派天然的朝云,才子佳人终成良缘。

    有情才是真豪杰,苏东坡一生曾与三位女子情深意厚,先是与结发妻子王弗十分恩爱,王弗嫁到苏家时年方十六,美妙可人,善读诗书,苏东坡视为贤妻良友,可惜早早病去。苏东坡相思入骨,多年后有词为证: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才子多情千古绝唱,纵然是风云流转,人来人往,有谁推得小轩窗,将一腔绵绵如水的相思再续过往?第二位女子是王弗的堂妹,苏东坡与她相敬如宾,夫唱妇随,有人道得:嫁人要嫁苏东坡,只有东坡最懂得女子的柔情。可惜这第二位夫人也未能陪伴终老。

    在杭州西湖遇得王朝云时,苏东坡已是一片衰惫,几度凄凉,小女子的多才多艺,能吹弹能吟唱,又煮得一手好茶饭,更为难得的是善解人意,猜得中先生的满腹心事,苏东坡大喜过望。他在杭州为官之时,恰逢江浙大旱之年,饥荒瘟疫流行,他一边上书朝廷恳求减免贡米,广开粮仓施粥济灾,调遣民间良医,为灾民诊治疫病;一边动员民众整修西湖,取湖中所积葑草、淤泥堆筑成堤,以沟通南北,广种菱角荷藕,遍植芙蓉杨柳,惠风和畅。或许是爱的涌动,东坡所为利民福祉,天意垂怜,自此以后凡春秋佳日,西湖堤上花开如锦,绿绦拂人,“苏公堤”美名代代相传。

    杭州之后的岁月里,苏东坡颠沛沉浮,爱他的王朝云紧紧相随。宋哲宗亲政年间,苏东坡被贬往当时“南蛮之地”的惠州,这时他年近花甲,眼看大势已去,难得再有起复之望,身边众多的侍儿姬妾都陆续散去,只有朝云始终如一,追随东坡长途跋涉,翻山越岭到了惠州。对此,东坡深有感叹,曾作一诗:“不似杨枝别乐天,恰如通德伴伶元;阿奴络秀不同老,无女维摩总解禅。经卷药炉新活计,舞衫歌板旧姻缘;丹成逐我三山去;不作巫山云雨仙。”此诗有序云:“予家有数妾,四五年间相继辞去,独朝云随予南迁,因读乐天诗,戏作此赠之。”

    乐天指的是白居易,当初白诗人年老体衰时,深受其宠的美妾樊素溜之大吉,白居易因而有诗句“春随樊子一时归。”诗人遥望春天无情,美人绝迹,真是满心惆怅与无奈啊。而与樊素同为舞妓出身的王朝云,性情却大相径庭,她与苏东坡患难与共,忠贞不二,成为千古美谈!

    东坡在惠州与朝云相伴,眼前绿树蓝天,荔枝甘甜,一湖春水不似钱塘,胜似钱塘。前人修堤筑坝,改造洼地为良田,兴农利渔,百姓收获颇丰,将这湖叫做丰湖,但苏东坡文思泉涌,眼前湖水恰似那钱塘江潮碧波荡漾,绍圣二年(1095年)的九月写出《江月五首》,大赞凉天佳月下的惠州湖水美景,“一更山吐月,玉塔卧微澜”传为名句,又在《赠昙秀》一诗中首次将丰湖称作了西湖。

    既是爱这西湖,苏轼又再为惠州筑堤修桥,恰如在杭州,为了解决西湖两岸的往来,他提议在西村与西山之间筑堤建桥,带头“助施犀带”,还动员弟妇史氏捐出“黄金钱数千助施”,用“坚若铁石”的石盐木在堤上建起了西新桥。绍圣三年(1096年)六月,堤桥落成,东坡写诗描述了营造过程,后人将这堤仍叫做苏公堤,简称苏堤,与那杭州西湖如影相随,古往今来,东坡留给我们多少财富啊。

    这晚,我行走在惠州西湖边,不知不觉走出很远,路上行人渐渐稀少,但却并不担心回去的路,只要问起“西湖宾馆”,总会得到满意的答复,惠州人会一一热情指点,正是灯火阑珊处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起,推窗便是西湖满塘荷花,夜间未能看得分明,此刻一片娇艳。原来惠州西湖古有八景之说:谓芳华秋艳、孤山苏迹、红棉春醉、花洲话雨、留丹点翠、苏堤玩月、西新避暑、玉塔微澜,依次看去,留连忘返。再次来到大圣塔下,六如亭前,正是阳光下,朝云雕像更添温情。她一生相伴东坡,生子操劳,虽然离去甚早,但“玉骨那愁瘴雾,冰肌自有仙风”,留在苏东坡与后人心里恰是那不变的青春美艳。

    更有那西湖,千年波光粼粼,风来潮动,讲述这千古佳话,人间多情,湖也多情,滋润这大善大美的中国心。

    (作者简介:叶梅,多年从事文学写作、编辑,中国作协第九届主席团委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长。近期作品有长篇人物传记《梦西厢——王实甫传》,散文集《根河之恋》等。多部作品被翻译成多国文字。)
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       
 
@CopyRight2002-2004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海口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hkwb
琼ICP备05001198号
   01版:要闻
   02版: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
   03版:要闻
   04版:喜迎中国共产党海口市琼山区第十四次代表大会
   05版:自贸港
   06版:民生
   07版:卫生健康
   08版:关注海口垃圾分类
   09版:国内
   10版:国内
   11版:国际
   12版:副刊
   13版:文体
   14版:粤桂琼十四市报业联盟专版·玉林
   15版:教育周刊
   16版:海南金融
惠州西湖情
爱的小夜曲(外二首)
初冬的性格
乡下的狗
西瓜丁
火山泉的绿韵
一棵草(外一首)